我为祖国献表情初恋情人对我视而不见,十年后,她一看到我就脸红

我为祖国献表情初恋情人对我视而不见,十年后,她一看到我就脸红

夜已擦黑,华灯初上,五光十色闪得萧一献一顶银灰色头发也跟着变色,眼见着霓虹灯就要变成绿色,为免某种不堪画面,萧一献快步走入电梯,摁下七楼,一边对蓝牙耳机那头说道:“录完歌乖乖回

夜已擦黑,华灯初上,五光十色闪得萧一献一顶银灰色头发也跟着变色,眼见着霓虹灯就要变成绿色,为免某种不堪画面,萧一献快步走入电梯,摁下七楼,一边对蓝牙耳机那头说道:“录完歌乖乖回家,别让我担心。”

二楼进来了一个男人,萧一献没有多看,就站到最左侧,留出摁键区给此人。

那男人瞥了一眼摁键区,便默默倚着电梯墙,饶有趣味地看着电梯里的萧一献。

“天啊。”萧一献笑了起来,“我都带上脚链了,还不够真诚吗?”

男人便由上往下地打量萧一献,目光停留在后者的脚踝上。

萧一献染了一顶银灰色头发,长得颇高,身材消瘦,肤白唇红,五官俊美,耳朵上带了个手指大小的银色耳环,穿了一件素白T,九分裤,露出削瘦的脚踝,和右脚上那条据说象征真诚的脚链。

这条脚链是深绿色棉绳打着复杂的结制成的,末端有两条串小银片的深绿色短绳。

总的来说,是个时尚的弄潮儿。

见萧一献摁了一下蓝牙耳机的关闭键,男人开口:“一中一班?”

萧一献愣了愣,抬头朝男人点点头。

他是来参加初中同学会的,不过他不认识眼前这人啊。

眼前这人长得很高,身材健硕,五官俊朗深邃,有混血儿之感,穿着一身Dior的休闲服。

他对男人的记忆能力不高,实在想不出此人的名字,只好支吾道:“……哦!是你啊!哈哈,好久不见!”

男人道:“抱歉,你的变化太大,我认不出你是……?”

“我叫萧一献。”

“哦!”男人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嘴角勾了勾,“原来是你,我居然把你给忘了,太对不起了。”

萧一献背脊一凉,也不知道这人说的是不是反话,总觉得有点儿怪异,好在七楼很快到了,他一马当先出了电梯,往短信提示的“宣阳阁”包厢走去。

男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也不看包厢的牌子,就跟着萧一献走。

萧一献找到了宣阳阁,一扭开门把,闹腾的声音纷至沓来。

“居然迟到!”这是一把女高音。

萧一献不由双手捂耳,迅速往右挪开,露出后头的男人来,期望能分担掉一半关注。果然,视线转开了,但耳朵更受罪了,包厢里的女高音们齐声高昂,“啊”声绕梁不绝。

“你居然回国了?”

其中奔出两个女人,均长得貌美,打扮得体的,一左一右围着男人,引着男人往自己座位旁坐。两个女人座位挨得不近,男人被扯得左右为难,最后随意寻了个座位坐下,恰好是其中一个女人的座位旁边。

包厢里很大,中央一张大圆桌,能坐下三十几号人,现在包厢里也只有二十来人,毕竟是初中聚会,很多人五湖四海各奔东西,难以聚齐。萧一献迅速扫视一周,没有找到自己的初中同学、现在的敌对公司艺人樊泽一,便失望地寻了个座位坐下,刚好就坐了纠缠混血儿帅哥不得的女人旁边。

这女人见萧一献这么个大帅哥坐自己身边,自觉有面子,搭话道:“你好,我是孔琬静,还记得我吗?”

“啊!记得记得。”眼前这位就是自己的初恋情人?!萧一献笑容有点儿勉强,和初中时变化很大,初中时的孔婉静是清纯佳人,现在是……性感诱人,他能敏锐地察觉到她脸上有开刀的迹象。

“不好意思啊,”孔婉静道,“我实在没认出你来。”

“我初中很挫啦。”萧一献不介意道,“我叫——”

对面的混血帅哥忽然插嘴道:“还记得那个和你在小树林接吻的男生吗?”

孔婉静忽然脸一红,欲迎还拒地看了混血帅哥一眼:“不就是你嘛……”

萧一献又忽然背脊一凉,有点儿不可置信地望向对面的混血帅哥。

混血帅哥朝他大方一笑,道:“他就是当时带领主任抓我们的学委萧一献啊。”

“你……你是席来州啊……”萧一献笑容都维持不下去了。

席来州挑眉:“刚在电梯你不是认出我来了么?”

连这点小谎都要计较吗!卧槽!萧一献简直眼前一黑。

席来州是萧一献初恋情人的初恋情人……简单点说,就是情敌。初中时的萧一献被母亲打扮得极为规矩,整日穿着过于宽大的校服,头发按最挫的剪,生怕他在这个青春期行差踏错。这样的他自然不能跟初中起就打扮得体的席来州相提并论,他的初恋情人就在席来州的电眼中投怀送抱了。

出于公职与某种阴暗的想法,萧一献见孔婉静跟着席来州去了小树林,就带着主任去了……最后自然是拆散了这对情侣,席来州虽然很快就重新勾搭上了另一位班花,但把萧一献给恨上了,时不时找点小茬。

又因为初恋情人被抛弃伤心得呜呜咽咽,萧一献就踏上了举报席来州去小树林酱酱酿酿之旅。随后被席来州削得厉害,但萧一献甘之如饴,因为初恋情人会因席来州的分手而高兴……现在想来,自己的痴情是从小养成的,唉……席来州初中毕业后就出国留学了,是以萧一献把他给忘了。

“那个……”萧一献抱歉地看着初恋情人孔婉静,“那个时候不是故意的……”

谁知孔婉静一丁点都不在意,反而花痴地看着萧一献:“哇,学委长大变这么帅啊!”

萧一献几不可察地往后退了退。

“一献有女朋友了吗?”孔婉静眼里闪着亮晶晶的期待。

萧一献嘿嘿笑道:“正在追求中。”

“哦!”孔婉静瞬间变脸,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接下来大家推杯换盏,名片飞得到处都是。萧一献的初中是国际中学,能就读的大多都是富家子,故而这同学会的价值颇高。萧一献沿着圆桌换名片,轮到席来州时,也好脾气地双手递上名片。

小时的吵吵闹闹,只要花点心机,就能化为交好时互相推搡的年少趣事。

席来州接过萧一献的名片,认真地看了一眼。

“星艺娱乐有限公司,金牌经纪人,萧一献。”

“小职位,嘿嘿。”萧一献道,“你的?”

席来州取出手机,对着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播了过去,很快萧一献的工作手机便响了起来。

“我没带名片的习惯。”席来州听到响声便摁断电话,“亚太航空公司,飞机师,席来州。”恐同者恋爱实录

相关热词搜索:

我为祖国献表情初恋情人对我视而不见,十年后,她一看到我就脸红

相关阅读: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新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滚动新闻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

茶叶网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