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毁容事件后续少女周岩被官二代毁容案始末回顾:5年后仍未获赔 曾接受9次手术

官二代毁容事件后续少女周岩被官二代毁容案始末回顾:5年后仍未获赔 曾接受9次手术

合肥“花季少女毁容案”回访周岩发了一条朋友圈,舆论为什么指责我?她很愤怒:一些女孩子穿露脐装,有男生看见后侵犯了她。大众指责的永远是那个女孩,你为什么要穿那么少。“可是,这是我们的权利呀。”2月18日下午,记者和周岩

合肥“花季少女毁容案”回访

周岩发了一条朋友圈,舆论为什么指责我?她很愤怒:一些女孩子穿露脐装,有男生看见后侵犯了她。大众指责的永远是那个女孩,你为什么要穿那么少。“可是,这是我们的权利呀。”

2月18日下午,记者和周岩约好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整形医院见面,这是她和妈妈在北京的落脚点。

已经21岁的周岩到医院大厅接记者。一头顺直的长发,脸上疤痕少了很多,变成褐色,笑容温暖。

直到看到周岩的手。

她伸出插在口袋里的手,推开病房门。会让人想起布满苔藓的地面和树根。右手的三根手指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扭曲,指缝间的皮肤有些黏在一起。

2011年9月,因为情感问题,16岁的周岩被同学陶汝坤当头浇下打火机油后点燃,周岩头部、面部、颈部、胸部严重烧伤,烧伤面积超过30%,一只耳朵烧没了。

陶汝坤的父母在政府部门工作。“花季少女被官二代同学毁容”,是当年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4年多后,周岩的名字留在了那起轩然大波里。无法愈合的生理和心理创伤,依然活在冰冷的现实。

“喧嚣过去,生活总会重归现实”

周岩和妈妈现在住在病房,只有两张床,床下放满了中药材,以及成箱的化妆品。

这是周岩目前的谋生方式,她说,她在做微商。

近5年间,周岩和妈妈大部分时间在这里度过。

2011年,案件发生后,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这家医院曾承诺为周岩免费治疗。

痛苦从未远离周岩母女。

经过数次植皮,周岩的脖子上长出一条条褐色的树枝状疤痕。她每天都要涂抹疤痕药膏,房间也不能太热,否则浑身发痒。

她在床头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身体各个部位必须要做的锻炼方式,如手部、双上臂、颈部、面部、下肢。最下面写了一行大字:哪里最紧,就活动哪里。

更严重的威胁,是疤痕溃脓。“我有两处疤痕常常发炎、流脓,专家说,如果长时间不治疗,可能会得皮肤癌。”周岩说。

但手术早就停了。

在这家整形医院,周岩接受了9次全麻手术。最后一次手术是2014年7月。

周岩和妈妈询问医院下次手术的时间。院方没有正面回复。

周岩说,医院的意思她懂:事件发生时,我是新闻当事人,所有人关注。喧嚣过去,生活总会重归现实。

周岩想过换家医院自费治疗,但高昂的治疗费用让她望而却步。“现在一天的花费都还要几百块钱”,周岩的妈妈李聪说,当年的捐款已所剩无几。

烧伤近五年,她仍然没有拿到赔偿款。去年5月,法院判决陶汝坤的父母赔偿172万元。

两方对这个数字都不满意。

陶家上诉。他们认为周岩目前的治疗是不需要的,“属于过度医疗”。

而周岩认为,她的治疗远未结束,“光一个耳朵的手术费都要几十万”。周岩说,如果要完成后续治疗,172万远远不够。

又是一轮官司,至今还未判决。

“让我活下去,陶汝坤现在放出来也不管了”

对周岩来说,美与丑已不是最关心的问题。她想要活下去。

有时候,周岩恨死陶汝坤了。在去年的一次庭审结束后,她冲到陶家律师身旁,拉着律师的袖子不松开,“为什么他已经成年,却仍在少管所?为什么我被伤害成这样,却拿不到伤残赔偿金?”

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抱住周岩,不断安抚,周岩失声痛哭。

有时候,周岩又觉得,只要陶家能赔偿足够的医药费,“陶汝坤现在放出来也不管了。”

“我并不指望依靠赔偿款生活,只想能够支付我的治疗费用,让我活下去。”周岩说。

5年前,周岩有很多梦想。

那时候,她梦想考一所好的大学,毕业之后做记者或者编辑。

“我喜欢西藏,要去西藏当志愿者。”他说。

所有的一切,在2011年9月17日破灭。

那天傍晚,在周岩的房间里,由于情感问题,陶汝坤将打火机油浇到她身上后点燃。

周岩与陶汝坤究的关系,早已成为各执一词的罗生门。

周岩至今否认和陶汝坤属于恋爱关系;而陶汝坤的父亲陶文则说,二人早恋,案发前一周左右,周岩另有男友,陶汝坤不能正确妥善对待,对周岩实施了伤害。

此后,周岩的家人在天涯论坛发帖《“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毁容少女》。帖子中说,“安徽审计局高干”和“合肥市规划局高干”的儿子陶汝坤,因“求爱不成”烧伤周岩。

事件在“官二代”和“花季少女毁容”的助推下,迅速受到关注。

天涯论坛是当年风行的网络社区。那是社交媒体刚刚起步的年代,普通人的看法形成合力后能够改变潮水的方向。

这5年中,微博兴起又衰落,微信正在成为新宠。像周岩一样,天涯论坛差不多被人遗忘了。

“大众永远指责被侵犯的女孩:你为什么穿那么少”

这些年,总有人问周岩,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对我来说,要么死,要么坚持。”周岩和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我不想死。”

她一度无法接受现实。

妈妈李聪曾经不断劝她“下楼转转”,周岩连病房门都不愿靠近。“我很怕推开门吓到别人。”她只在晚上六点半医院熄灯后,和妈妈偷偷从消防楼梯下去。

周岩说,她喜欢朦胧的夜色,那是她最好的保护色。

在医院里没人的时候,周岩会偷偷到喷泉边散步。周岩很喜欢喷泉中的雕塑《维纳斯的诞生》,神话中的爱和美之神。

2013年开始,每周六下午1点,王嫣芸准时出现在周岩的病房,教她画画。

王嫣芸有另一个为人熟知的名字:苏紫紫。曾经备受关注的人民大学学生、裸模。

周岩和我说,她和苏紫紫在某种意义上拥有相似的命运。

被烧伤后,很多网友没有指责男孩,却来指责周岩本身行为不端。“我们努力地想洗白自己,可是没有任何人会听我们的声音,只能被骂,只能被动接受。”

在百度“周岩”贴吧和“陶汝坤”贴吧,至今仍有许多人在骂周岩。有网友在列举了周岩和陶汝坤交往的证据后,说周岩是咎由自取。还有人发帖说,烧得好。

我联系上一个发帖的人,网线另一头是一名男孩。他告诉我,他骂周岩,仅仅是因为曾被女友劈腿。

有人知道周岩做微商之后,特意买她的商品,然后在商品发货后,一天更改5次地址。让周岩与快递公司不停沟通。

周岩发了一条朋友圈,舆论为什么指责我?她很愤怒:一些女孩子穿露脐装,有男生看见后侵犯了她。大众指责的永远是那个女孩,你为什么要穿那么少。

“可是,这是我们的权利呀。”周岩说。

几年来,周岩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2016年2月28日,我陪周岩去寺院。乘坐地铁时,周岩没有戴帽子和口罩以遮挡面部,坦然从人群中走过。

以前,“她连镜子都不愿意照。”周岩的妈妈李聪说。

“人们憎恨和他不一样的人”

王嫣芸花费一年时间教周岩画画。一年后,王嫣芸把她介绍到一家画室学画画。

王嫣芸希望,周岩能够走出病房。

2014年8月15日,周岩在北京第一次出门。她去位于朝阳区善各庄的画室。

7月份,她刚做完一次手术,勉强可以下床。

周岩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八月的北京,她围着围巾、戴着手套。她的身上布满疤痕,这些疤痕无法排汗,天气稍热,她会觉得奇痒难忍。

周岩记得,在14号线上,一名男子一直盯着她看。“我一直在躲,但我往哪躲,他就往哪看。”周岩低下头,哭了。

更令她难受的是,有人给她让座,但她还没坐下,邻座两个姑娘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走开了。

“我像一个闯入了人类世界的怪物。”周岩和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类似的事件在随后的生活中一次次发生。

去年的一天,她在路上被一辆自行车撞到。“骑车的女孩慌慌张张地准备道歉”,周岩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女孩看到了她的样子,随后“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骂了一句,骑车走了。”

周岩甚至尝试真正走进社会。

她鼓起勇气,决定出去找兼职,想去书店工作。但招聘方看到她后,无一例外地婉拒了。

周岩说,经历了许多类似事情之后,她发现,人们憎恨和他们不一样的人。

“我不愿单独出去,担心碰到网上羞辱我的人。妈妈不在身边,我没有一点防御能力,得不到保护。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很多人甚至故意在网上和我说,我怜悯你,我要和你发生关系。”

女儿被烧伤后,妈妈李聪信了佛教。每逢初一、十五,李聪会带着周岩去广化寺进香。

周岩并不信佛教,“我只是觉得寺院里很安宁,”周岩说,“大家都很善良,不会去议论人。”

她仍然是一个21岁的女孩,爱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出门时化淡妆。今年过年前,朋友给她接了长发,从小到大,她都没留过长发,分外喜欢和爱惜。

有一次,在画室里,一对情侣在周岩画架边打闹。李聪发现,周岩用眼睛余光瞥了他们一眼,又把眼神回到画板上。

“那个短暂的眼神充满羡慕”。李聪说。

合肥少女拒绝求爱被官二代毁容 整只耳朵被烧掉

2011年9月17日,合肥被毁容少女周岩因拒绝同学陶某求爱,被陶某残忍浇汽油并点燃,全身30%面积烧伤,整只耳朵被烧掉。每天早上不到5点,李聪便起床为周岩的康复训练做准备,泡药、涂药、按摩、复健……这些活动不断重复着,直到深夜。

2011年9月17日,合肥被毁容少女周岩因拒绝同学陶某求爱,被陶某残忍浇汽油并点燃,全身30%面积烧伤,整只耳朵被烧掉。

少女周岩被官二代毁容案始末回顾:5年后仍未获赔 曾接受9次手术

正在北京接受治疗的她,开始学习绘画,走上她的另一条人生之路。

2011年9月17日,她从学校回到家,追求她的同校男生陶汝坤跟进了家门。周岩背对着陶汝坤问对方来干什么,话还没说完,就感觉透着凉气的打火机油浇到了自己头上,半分钟不到,整栋楼响彻她的尖叫。

经过七天七夜的抢救,周岩捡回了一条命,却要面对全身30%面积的烧伤。曾经那张长个痘痘都让她郁闷不已的脸颊布满疤痕,一只耳朵被完全烧掉。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自己时,周岩没有哭出声,只是不停地流泪。每天妈妈都要在周岩伤疤上涂抹药膏,这个过程非常的疼痛。

少女周岩被官二代毁容案始末回顾:5年后仍未获赔 曾接受9次手术

病床上的周岩正做拉撑练习,帮助恢复颈部和背部功能,防止皮肤和肌肉萎缩。这个复健过程极其痛苦,病房墙上的复健表格里写着“哪里最紧就活动哪里”。最紧的部分,一旦拉伸,也就最疼。有时周岩会产生抵触情绪,“我真的受不了了,太疼了!”

医院病床上,周岩在窗前发呆。2012年5月10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汝坤有期徒刑12年零1个月,这个结果并没有让周岩一家满意,他们向检察院提起抗诉,却没有获得支持。

每天早上不到5点,李聪便起床为周岩的康复训练做准备,泡药、涂药、按摩、复健……这些活动不断重复着,直到深夜。晚上躺在床上时,周岩早已筋疲力尽。

即使在没有埋扩张器的时候,周岩睡觉仍需要在肩膀下面垫三个硬枕头,让头部高高地从枕头上垂下。这是为了使做过植皮手术的脖颈皮肤尽量分开,不被疤痕粘连在一起。周岩说,夜晚全身疤痕加剧的痛痒以及精神折磨,使她三年来夜夜失眠。

周岩有时候很想放弃,但看到母亲和家人为她三年来的付出,她只能咬牙坚持。

2014年8月15日,周岩第一次走出了医院。在一个媒体朋友的介绍下,她答应去位于北京善各庄的一家画室,跟画室的老师学习画画。“其实也不是真的打算学画,主要是为了锻炼周岩手部的活动能力。”李聪说。

从周岩住的医院到14号线的善各庄,周岩必须要先坐公交,再坐地铁。北京的8月天气炎热,周岩却穿着长衣长裤,还戴着围巾和长手套。

一上地铁,李聪担心周岩全是疤痕的皮肤捂着不透气,会痒得难受,便劝她把围巾和手套脱掉。此时,车上一名男子却直勾勾地盯着周岩看。“我当时一直往我妈妈身后躲,但我往哪躲,他就往哪看,躲都躲不掉。”周岩受到了惊吓,低下头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随后,好心人给周岩让座,可还没等她坐下,旁边两个与她一般大的女孩却一下子站起来逃开了,“好像我是个怪物,误入了人类的世界”。

新闻回顾:妙龄少女遭官二代毁容 全身19处疤痕面目全非

19岁,本因在大学校园中,被“大学、男朋友、漂亮的脸”这些动人的词语围绕,但是,19岁的少女周岩,却忍受着烧伤病痛的折磨,长达三年的时间,只因拒绝追求者的表白,就被追求者毁容,不仅全身19处疤痕,面目全非的样貌更是让她历经磨难。

少女周岩被官二代毁容案始末回顾:5年后仍未获赔 曾接受9次手术

3年前的9月17日,中秋节生日刚过,周岩被因追求不成而心生怨恨的同学陶汝坤在家中泼油纵火烧伤。本来再过一天,她就可以正式换届成为校学生会新任主席的。

3年后的8月15日,周岩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免费治疗。为了锻炼不太灵活的手指,她拿起了画笔,也第一次走出“困守”了两年多的医院。有人说,这是这个安徽少女的“涅槃”。周岩似乎真的“走出去”了。微博上,她用俏皮的表情和文字调侃着画室里的同学,她叙述着想要吃掉那只静物柿子的顽皮。

可她并没有准备好。她对妈妈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30%的烧伤面积,留给她的是大大小小19处疤痕。但每一次做手术的时候,她都坚持更新微博。“总要让关心我的人知道我恢复得怎样了。”周岩说,“不要担心,我挺好的。”而也许那个时候,为了取皮,她的一条大腿里,正埋着5个扩张器。

“他们说我现在有名,有钱,用着普通人用不起的iPhone、iPad(爱心企业的捐赠),什么都有了。”周岩气极反笑地说着,“可是这些是我的吗?是我想要的吗!我什么都没有!我就像一个乞丐,每天都在接受别人的施舍。如果没有这家医院,如果没有别人捐钱,我连药都吃不起!”

来自陌生人的恶意,周岩已经渐渐习惯。但最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好友“麻花辫”的背叛。头两年里,“麻花辫”以周岩闺蜜的身份不断在网上对她进行构陷和抹黑。在2013年那次唯一的看望中,她留给周岩的只是不停地炫耀:大学、男朋友、漂亮的脸。

但周岩还留着麻花辫送的那本《格林童话》,那时候周岩5岁半,麻花辫6岁。这本曾经象征着友谊的书早就掉了封面,纸页也大都散落,周岩找来粗线缝好,始终不肯扔掉。

“经过这些事情,我不再天真单纯了。”周岩静静地仰起头,细细的声音在病房里回响,“但是我一直提醒自己,不管你受了多少侮辱、委屈,你都不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

合肥被毁容少女获赔172万不满上诉

2015年5月15日,合肥少女毁容案民事诉讼部分一审宣判,法院判决被告人陶某坤赔偿周岩医疗费、康复费等共计172万余元,远低于周岩467余万的赔偿诉求。周岩于29日向合肥中院提起上诉。昨晚,周岩的母亲李聪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判赔的172万不能理解,并称女儿所承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

2011年9月17日,因拒绝求爱,周岩惨遭同学陶某坤毒手。当日18时许,陶某坤来到周岩家,将打火机油泼洒在周岩的面颈部等处,并用打火机点燃。

后经法医鉴定:周岩面颈部及左耳烧伤,所致损伤后果构成重伤,颈部及左手功能障碍构成重伤。而周岩的伤残等级,也被综合评定为五级。

2012年5月10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某坤有期徒刑十二年零一个月。

相关热词搜索:

官二代毁容事件后续少女周岩被官二代毁容案始末回顾:5年后仍未获赔 曾接受9次手术

相关阅读: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新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滚动新闻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

茶叶网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